密丝肖

潮声漫漫 9

看到最后,不敢相信的又看了一遍,以至于点小红心的时候内心是颤抖的。太!难!过!了!

咕:

9




一刻钟走完每个角落的村子,多了外人,学校里不止涌回学生,成年人也闲庭信步过来看个新鲜。初四尚在正月里,每个人穿得鲜亮暖和,与枯败萧瑟的冬季格格不入。


梅长苏这天带学生去山里写生,他说当年如果选择艺考,进美大绰绰有余,蔺晨说你吹这个牛得耗多少肺活量啊。白天蔺晨跟着方校长走访了几个因为贫困辍学的学生家庭,回来整理采访内容。考虑到这里用电不便,蔺晨这次没带电脑,他埋头在本子上奋笔疾书,梅长苏上完课裹着寒气进屋,走过来点评“字不错,我原本以为你的字离狗爬不远。”语文老师惯性十足。


蔺晨停笔,歪着脑袋仰头望着梅长苏笑,“你怎么能质疑我各方面出众的能力?”


“脑子转得快的人容易发生书写跟不上脑速的情况,所以无意识写字潦草,算是常见情况。”


“你要绕这个弯才能表扬我聪明伶俐机智过人反应迅捷?!”


梅长苏把速写本放在桌上,“当我什么都没说。”


蔺晨问“今天画了什么?我能看吗?”


梅长苏表示随他看,“山上风景普通,往下俯瞰村子倒是别有致趣。”


他今天动了两次笔,一次是俯角的村落,另一次是通过某个逼仄的甬道,遥见一户挂着灯笼的人家。


蔺晨指着灯笼,“上了红色,意思就到了。”


梅长苏点头,“明天教水彩,到时候上色。”


他们聊了一会儿,蔺晨继续整理稿子,梅长苏细修草图,直到校长招呼他们吃晚饭。


前一天没睡稳,两人今晚合计早睡,平躺着聊了此地助学资金的筹集,聊了飞流的饼干妹妹,聊了宴主编体检报告上的指标不够健康了,聊了江左二中打算从下一届新生起开设两个提高班,聊了二中对面的香酥鸡和烤鱿鱼,聊着聊着各自睡去,直到鞭炮声响起。


“打雷?”


“放炮。”


蔺晨念梅长苏为上个月期间选的诗,“爆竹声中一岁除。全怪你。”


“怪王安石。”


蔺晨抓手机过来看时间,此起彼伏的鞭炮声持续了半个小时,状态栏显示有一格信号,其实什么网站都上不了,如果不是网连不上,蔺晨想跟梅长苏对发红包应景。


迎财神的活动终于告一段落,蔺晨玩了六关单机版逃生游戏,梅长苏碰了下他的手腕,“可以睡了。”


“打完这关。”


打完这关,蔺晨退到桌面,点开微信界面,依然是“网络连接不可用”。


梅长苏仰天躺着,微微侧过头,“在等财神的中奖信息?”


“等月老啊。”


蔺晨的手机屏幕暗下的一刻,潮水缓缓拂过梅长苏的脚面。


“你还记得跟法国人一起来的那个翻译吗?事还没成,不过差不多了,挺怪的,我第一眼见到她,就觉得我跟这个人之间会发生什么事,不是说她多漂亮啊,当然你要相信我的眼光,漂亮是一定的,反正就是那种感觉,你能明白么?”


潮水复又褪去,黝黑的海面幽静空茫。


“明白。”




- End -

评论(1)

热度(53)